字体:16+-

第二三章 【补齐】

通知内容:小白站长云与小白站长论坛两站强强合作,凡是小白站长论坛的正式会员注册小白站长云并需要购买云服务器或者服务器租用/托管、云防御、ssl证书的可联系管理员享受升级成小白站长云金牌会员,永久享受8折优惠。还等什么,小白站长论坛的用户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梅茹和孟蕴兰两个小姊妹凑在一块儿,就容易叽叽喳喳的闹腾。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小乔氏烦不甚烦,索性将梅茹放到后面书房里头,让她一个人待在那儿,安心的替自己干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后面是小乔氏的书房,足足有几大架子的书。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对此心生敬畏。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她这人不太爱读那些诘屈聱牙的经史子集,半吊子的水从前世晃荡到今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大概也是梅茹重生一世领悟修炼到的一种本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比如外头的蕴兰,策论诗作样样拔尖,厉害的她恨不得五体投地,再比如二姐姐,洛神再世,倾国倾城,梅茹是拍马都追不上。重活一世,她如今求的,不过是父母康健,哥哥有为,阖府上下平安,至于自己,她还真没想过能静下心来认真干点什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如今对着一大堆姨母早年间收藏的杂七杂八的方物志,梅茹倒是意外的能看的津津有味。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她就喜欢漂亮的玩意儿,衣服、首饰、吃食……看在眼里便觉得高兴。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若是碰上书里写的不明不白的,她又不曾见过的,便去问小乔氏。熟知小乔氏头也不抬,直接回道:“姨母哪儿能通晓这些?循循你自己琢磨去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瞠目结舌,又好气道:“那姨母收集这些做什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小乔氏淡淡道:“那会子闲着无聊,给你姨父找些事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哑然。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后来,孟蕴兰悄悄跟她咬耳朵:“我娘那会子本不愿意跟我爹去外地任职,后来我爹一路上就四处想法子寻这些来哄我娘欢心。”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一想到姨父那么五大三粗的汉子,还有这样子窘境,梅茹不由抿嘴偷笑。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继续跟她咬耳朵道:“循循,我娘和我打算天气好一些便去瞧我爹。他过年都不曾回来,我可想他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一听便止不住艳羡了。那些书里头写的不明不白的地方,跟有一堆小刷子不停在她的心挠似的,挠了又挠,痒了又痒。她可是最喜欢漂亮物仕的了,若是不亲眼看一回,想来还真有些磋磨遗憾……这会儿叹了一声,梅茹哼哼不满道:“可不许再来眼馋我。”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笑的摇头晃脑,不无得意,又炫耀道:“我娘还说我的作画功底不行,打算趁这一回带我四处游历一番,长长见识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让你别来眼馋我,还来!”梅茹咯吱她。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笑的东倒西歪,连忙求饶,忽然咦了一声,道:“好循循,咱们一起去吧,你哥哥不是也在我爹营帐里么?你也正好一道去瞧瞧他啊。”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闻言,根本没有喜色,她蹙眉道:“我哪儿走得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些日子乔氏看她看得比谁都紧。自从哥哥离京,乔氏又在府里闲下来,她一腔热情便通通灌到梅茹身上。每日都要问,今日在姨母那儿做了什么,又读了些什么书,或者写了几幅字。想到待会儿回去还要应付娘亲,梅茹脑袋又大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见她闷闷不乐,话锋一转,便问道:“循循,你打算送什么给你家老祖宗贺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略略偏头,道:“还没想好,你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瞧了瞧外头,小声道:“我娘让画一幅百寿图。”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么麻烦?”梅茹惊讶。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鼓着一张小脸,无可奈何的撅嘴叹气。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二月初十是杜老太太的寿辰,定国公府自然要好好操办,孟府和梅府是表亲,杜老太太也是疼蕴兰的,孟蕴兰送这个合适不过。自然,当日请的人也多,让人看见了,对孟蕴兰名声也是有益而无害。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这么一想,越发觉得姨母为蕴兰考虑的甚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倒是她自己,还真没一项能拿得出手的,难怪乔氏着急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如今再见孟蕴兰鼓着脸生气,梅茹笑道:“兰儿,你这一幅百寿图,倒将我们府里姐儿四个给比下去了,我这种还没着落的,心里更是惶恐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提议道:“不如你再画一幅南海仙翁送福图,咱们不就正好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直皱眉:“这可比百寿图烦多了,你可要难死我。再说就我那等斤量,可别在众人面前献丑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既然你画不了,咱们就去买啊!”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这么一提议,她自己玩心顿起,于是借口买纸笔拖着梅茹一道出了府。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其实,梅茹还真不会随便买一幅画打发老祖宗的寿辰,今日完全是孟蕴兰想溜出府逛逛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二人出府之后也没去字画铺,反倒是直奔城里的七宝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七宝斋是京城老字号,专卖从海上或者其他番邦运来的好玩意儿。府里头的西洋镜就是从这儿买回去的,能将人照的格外清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笑眯眯道:“咱们今日看看有什么好东西,万一挑着好的,正好送给你家老祖宗当贺礼。”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二人刚到铺子,还真就看中了一件好东西,却不是送给老祖宗的,而是梅茹自己喜欢。那是一方秀美精致的小屏风,双面绣着梅兰竹菊四君子,若是远远瞧着,只觉得那上面的叶子都在随风微微翩跹呢,有意思极了。梅茹是最喜欢这些漂亮东西的了,她一时错不开眼。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掌柜的连番告罪:“二位小姐,这刚被一位公子订下的,我正准备着包起来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谁啊?”梅茹有些失望,“能不能请对方行个方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掌柜的正为难极了,后面传来一道声音:“先来后到,还真不能!”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声音……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侧身一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真真是冤家路窄,不是那傅十一,还能是谁?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懒得跟这人多搭理话,一搭理就没完没了了,她赶紧悄声对孟蕴兰道:“咱们再去挑旁的。”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对于梅茹主动避让,牙不尖嘴不利,傅钊还真有些不习惯,他连忙跳脚问道:“三姑娘,你不要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是了,先来后到,我不要了。”梅茹顺着他话道。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可就算如此,傅钊还是觉得气不过,恨不得要跳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你为何不要?”傅钊追着问道。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笑道:“真是奇了,我不要还不行了?非要跟你争,你心里才欢喜?”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不明所以,小声劝道:“循循,你若是喜欢,做什么不要?”她望着傅钊,直接问道:“这位公子,这方屏风你究竟让不让我们?说了这么久,也不给个痛快话!”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其实孟蕴兰顾及自己才女名号,平日在外头绝不会如此放肆说话,今日跟在梅茹身旁,又见循循和对面那人似乎熟稔,才不小心插了一句嘴,说完她便觉得不妥,缩了缩脖子,有点心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怔了一下,瞥向孟蕴兰。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他原先是远远见过名满京城的女公子孟蕴兰的,这会儿便认了出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三人年纪相仿,傅钊原本和梅茹差不多高,可翻过一岁,就比她多冒出一个脑袋了,孟蕴兰又比梅茹矮了小半个头,这会儿站在梅茹身旁,穿着半旧舒服的水绿袄裙,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没想到这位孟才女的一张嘴竟跟梅茹一样厉害!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双拳难敌四手,一张嘴也说不过两个人,自然溜之大吉。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梗着脖子回道:“自然不让!”说罢,往外走了两步,又对掌柜的吩咐:“快些弄好,送到外面车上。”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听到这人实在胡搅蛮缠,孟蕴兰挽着梅茹的胳膊,小声无语道:“循循,这人既然不让还说这么多,是不是有点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已经走到了外面,这会儿听到“循循”二字,他步子不由顿了一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待这人走后,梅茹才告诉孟蕴兰傅钊的身份。孟蕴兰一听,呀了一声,转而坏笑道:“循循,就是这位傻殿下送了你四屉包子呀?”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我已经还了啊……”梅茹纠正道,说罢,她也笑的很坏,“好兰儿,我都快忘了这事儿了,倒是你怎么一直惦记着殿下的包子?”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谁惦记了?”孟蕴兰气的挠她,“可不许你乱说!”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且说傅钊乘马车到燕王府,那会子傅铮刚从宫里头回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见着他来,傅铮冷冷蹙眉:“钊儿,这会儿不好好的在南书房读书,跑出来做什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笑道:“哥哥,你这回可错怪我了。”见傅铮狐疑,傅钊邀功道:“好哥哥,过两日不是你的生辰么?我早早就想寻个风雅的小玩意儿给你,今日可算是买着了,眼巴巴的买来献宝呢,熟知又落你一通教训!”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愣了一愣,才弯起唇,浅浅一笑,如春风破冰。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倏地,又敛起笑意。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他叮嘱道:“钊儿,过些日子我要离京,你平日就贪玩,如今更要记得时时勤勉。”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七哥要去哪儿?”傅钊疑惑道。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道:“前些日子有人上了道折子,奏的是镇国将军方登云、陕甘总兵孟政克扣军饷一事,朝里几方为此争来争去,迟迟定不下一个过去的人,今日贺太傅便举荐了我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略略思量,讶然道:“我今日还遇到了他女儿和梅三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闻言微微一顿,他抬起眼,淡淡望向旁边的钊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指着那道娟秀屏风说:“七哥有所不知,我们还为了这方小屏风争了几句呢。”说着,他又不无得意道:“梅三原本也是想要的,我就偏偏不愿意让给她!”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默了默,这才转头重新端详面前的屏风。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道屏风不高,双面绣着梅兰竹菊,不知用了什么绣法,那些枝叶片片舒展开,仿佛被风轻轻拂过,说不出的温柔娇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静静看着,没有说话。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忽的,就听傅钊又拍手笑道:“哥哥,你知道么,那梅三竟然叫循循?这二字简直太好笑了!怎么会有姑娘家叫这个?”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循循,循循……”傅钊摇头晃脑连唤两遍,还是觉得不过瘾,忍不住哈哈大笑。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垂下眼眸,仍是一贯淡淡的模样,看不清神色,他只是沉沉训诫道:“那是人家姑娘家的闺名,你喊像什么样子?成何体统?”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扁扁嘴,不敢再喊了。

香港免备案免费虚拟主机 
小白极速云: 免费7折代理   零预存  零代理费<br/>云服务器  独立服务器  VPS  SSL证书  云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