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16+-

91|1.25

通知内容:小白站长云与小白站长论坛两站强强合作,凡是小白站长论坛的正式会员注册小白站长云并需要购买云服务器或者服务器租用/托管、云防御、ssl证书的可联系管理员享受升级成小白站长云金牌会员,永久享受8折优惠。还等什么,小白站长论坛的用户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太子在淮河边吃了一记败仗,回来之后甚是不服,极尽全力说服延昌帝北伐征辽。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除魏朝北方大营的各路精兵外,太子手里还有傅铮当初收复下来的回屠部作内应。几路夹击,形势不错。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延昌帝被说服了,蠢蠢欲动。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金銮大殿上,贺太傅极力反对,痛斥其弊,然而被延昌帝毫不留情的拂了回去。事不宜迟,皇帝开始安排粮草,点兵点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若这场北伐战事胜了,那就是天大的功劳。所以,除太子要亲自出征外,傅钊也想去挣一份功绩。这段时日太子已经看他十分不爽。傅钊是个暴脾气,一点就炸,根本不像他七哥那么隐忍。他这会儿急吼吼冲进书房,对傅铮说道:“七哥!七哥!我已向父皇自荐领兵。”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一顿,蹙眉道:“这种大事为何不跟我商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反正是好事,大家都争着去,有何要商议的?”傅钊回道,“再说了,自去年我班师回朝,太子便明里暗里给我使绊子,恨不得处之而后快。”见傅铮仍面有愠色,他道:“我知道七哥你劝我忍着,可再这么憋屈,我真是受不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眉心还是紧蹙。半晌,他叹了一声,面色凝重道:“这仗可以一试,但要胜却也艰难。”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才不管那么多,他央道:“七哥,不管难不难,反正到时候你做我军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无奈笑道:“我若是能离京,自然给你当军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见他轻描淡写的模样,傅钊不禁着急,他问:“七哥,你如今整日在府里不是看书,就是作画,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与周姐姐定亲?”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不急。”傅铮仍是这两个字。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七哥你不着急,周姐姐怕是也要急了吧?”傅钊无比担心。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她?”傅铮顿了顿,冷笑道,“她也不会着急。”周素卿怎么会急呢?她仍然是贺太傅的外孙女,香饽饽。傅铮现在落魄了,又废掉一条胳膊,丢去大半的才子名号,自然要他哄着她。傅铮不是傻子,他看得透透的,就先这样吧。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听不懂,面露疑惑的挠了挠头。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只能简单说道:“最近父皇与贺太傅政见不同,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惹父皇不快,反正我自己不着急成亲。”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其他皇子到傅铮这个年纪,早已成婚,底下子嗣都好几个了,唯独他不急不缓,好像压根没放在心上。傅铮自己不提,延昌帝就过问的少。倒是年前李皇后在延昌帝面前提过一次傅铮的婚事,延昌帝那时候只让李皇后帮忙看着,也不知道看得如何。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并不在意,顿了顿,他反问道:“三姑娘最近到哪儿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说:“听梅府的消息是入了湘西。”皱了皱眉,又嘟囔道:“也不知循循什么时候回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是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垂眸。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他的桌案上是一幅不成形的观音像,傅铮用左手画的,落笔很涩。他冷眼看着,还是有种揉碎的冲动。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出兵北辽一事定下,二月,太子领兵大同,傅钊则驻守局势稍平静一些的安州。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很不服,这摆明了太子欺负他,不给他立功的机会。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对着这小孩子的心性,傅铮叹了一声,劝慰道:“这场仗不好打,留守安州也好。”傅钊撇撇嘴,有些不屑。傅铮瞧在眼里,根本放心不下,他向延昌帝请旨送行。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次没有太子使绊子,难得贺太傅又帮他说了几句话,傅铮才得以离京。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一路过来,流民成灾,只有安州尚可,还是一派欣欣向荣之姿。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见状仍不屑撇嘴:“镇守这个地方有什么用?”他需要建大功,免得循循回京,被太子占去先机。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见他还这么毛躁,傅铮不得不提醒:“十一弟,莫要失了大意,一切谨慎为妙。”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是听他话的,这会儿“嗯”了一声,答应下来,着手在营中整顿兵力。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不方便接触军务,无所事事,这两日只在安州城中溜达。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几天从北方逃难下来的流民越来越多,各州各府都不敢随意开城门放他们进去,安州知府心软,开城门将流民放进来。城中人越来越多,没地方去,就蜷缩在路边。有人施舍粥,可哪儿够呢?天寒地冻,每天都会死几个。再加上吃的又少,抢东西的不计其数,闹得人心惶惶。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坐在酒馆上,冷冷打量着底下的人。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百姓总是苦的,可这份苦他无能为力。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他寒着眸子随意一瞥,就见底下经过一辆简朴马车。因为路上都是人,那车行的慢,车里的人悄悄掀开车帘,探出脸张望。傅铮看到的时候,已经是后脑勺了,车里的人盘着农家姑娘的发髻,没什么特别的。傅铮本要别开眼的,忽的,他又顿住目光。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就算隔得远,就算是后脑勺,傅铮也认出这人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果然,下一瞬,那人偏过脸来随意四处打量,那样的眉,那样的眼,不是梅茹,还能是谁?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墨黑的眸子沉着,像一汪深潭,然后慢慢缩紧。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啊!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从去年八月到如今三月,整整八个月,傅铮努力不去打听她的消息。十一弟还有梅府的人都说梅茹往南去了,去了江南,又取道赣北,然后是湘西,他无比放心呢……呵,傅铮冷冷一笑,他真真没想到,梅茹居然会在这儿出现!他们都被这小东西给骗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远远望过去,那人明显瘦了,还灰头土脸,满是狼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沉下脸,他起身,随手搁下一锭银子,然后下楼。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从酒馆下来,傅铮三步并作两步追到马车前,沉沉唤了声:“阿茹!”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还在四处打量的梅茹听到这两个字狠狠吓了一跳,她扭过脸来。傅铮个子高高的,她一回头稍稍仰面,正好对上傅铮的眼,那双眼滴了墨一样的黑,如今眼珠不错的望过来,还冒着腾腾杀气。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殿下?”梅茹很不可思议,她忙喊停了马车,又问:“殿下怎会在此?”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与此同时,傅铮也异口同声问她:“你怎么会在这儿?”瞧梅茹小脸脏兮兮的,做农家姑娘的打扮,傅铮舍不得,偏偏蹙着眉不悦道:“怎么弄得如此狼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话听上去格外嫌弃,就像前世他嫌弃她,嫌弃的一模一样……梅茹愣了愣,低低垂下眼。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种陡然相逢的不可思议散了,只剩二人间微妙的尴尬。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一怔。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好了好了。”车里头的平阳先生打圆场,“待我们入了客栈,再慢慢叙旧。”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给平阳先生作了个揖,他刚作完揖,车里头,梅茹便不客气的将车帘落下来。对着厚厚的那道帘子,傅铮又是一滞。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帘子隔在那儿,重重垂着,纹丝不动,直到里面传来梅茹吩咐车夫赶车的声音。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默了默,出言道:“客栈不安全,先生与三姑娘还是住城外军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不劳烦殿下。”隔着那道帘子,梅茹冷然拒绝道,丁点都不客气。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心里蓦地又酸了,他涩涩回道:“现在有十一弟在,自然不是劳烦本王。”说着,他转头对车夫道:“去城外军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那会儿正在整顿军务呢,穿着盔甲,威风凛凛。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见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营外,他先是一愣,正要出言训斥,就见马车里跳下来一个姑娘,一身褐色小袄,灰头土脸的。傅钊眉头愈发蹙起,正要让人轰出去,那人转过脸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看到那张脸,傅钊旋即大喜。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循循?!”他连军务都顾不上了,兴冲冲迎上去。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陡然相见,梅茹也笑:“殿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后头,傅铮冷冷看着前面欢天喜地重逢的二人,又酸溜溜移开视线,只扶着平阳先生下车。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给平阳先生见了礼,听七哥简单说了相遇过程,连忙做主道:“外面确实乱,你们就住在军中。”又问:“循循,你怎么会在这儿?”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话先前傅铮也问过,但他和梅茹根本聊不到一处去,这会儿傅铮走在后头,默默听着。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这张嘴真是伶俐,不消片刻便将事情说清楚了。他们原本确实是计划去南边的,后来经过黄河渡口时,见到死伤惨状,于是改道北上。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都快打仗了,你们去北边做什么?太危险了。”傅钊不解,又心疼。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笑了,眉眼弯弯:“是有些危险,要不然我们也不会作此打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在旁边冷眼瞧着,真想敲她的脑袋,危险还笑得出来,真是不要命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你们现在这是往哪儿去?”傅钊又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道:“回京。”已经三月份了,梅茹六月及笄,她再不回去,爹娘该着急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钊道:“那正好,我七哥过几日要回京,你们一路正好。”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想到那人先前的嫌弃,梅茹仍冷着脸道:“不劳烦殿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才不麻烦呢!”傅钊笑道,“七哥看在我面子上也会送你和先生的。”说着,又望着傅铮,询问道:“是吧,七哥?”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一直行在后面,这会儿双手负在身后,点了点头,淡淡“嗯”了一声。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在安州歇了两日,亦弄明白傅钊之所以会在安州,全部是因为打仗的缘故。而傅铮为何会在这儿,她没什么兴趣知道,说不定是贺太傅举荐来的,借了周素卿的脸面。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边厢,傅钊也不多留梅茹,毕竟马上要打仗了,这儿根本不安全,恨不得赶紧送她们回京。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因为是与傅铮同行,傅铮清点完路上的东西,想了想,又去梅茹那儿,问问她还缺什么,熟料刚走近帐篷,忽的,就听里面传来钊儿的声音。傅钊问:“循循,这次匆忙我们都没说上什么话呢,你有没有什么话对我交代的?”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钝钝立在身形。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就听梅茹回道:“我这次与先生在北方走了一圈,越往北走,那边天气越冷,这会儿还结着冰呢,根本不好行走,殿下务必多加小心,而且这次似乎北辽只有三个部族南下,鞑靼还留了一手,殿下莫要轻敌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些温柔的叮嘱从帐篷里飘出来,一字一句绕到傅铮心尖上。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他怔怔往里面看了看,又黯然离开。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与梅茹还有平阳先生一路回京,因为到处兵荒马乱,流民乱窜,走了大半个月才到京城。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一路上傅铮沉着脸,没有搭理梅茹,如有必要也是对平阳先生交代事情。梅茹却迫不得已,有件急事想央他,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一行人走到涿州,在客栈歇下来。眼见着京城就在前面,梅茹只能硬着头皮去找傅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那会儿在房里,石冬杵在门口。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意婵福身道:“石大哥,我们小姐有事想央殿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石冬冷冷道:“殿下歇着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一听,脸皮子薄,只能道:“那罢了,我们回去吧。”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屋子里,傅铮冷哼,这小东西还能求他什么?无非是要到京城,不想自己行踪败露,所以想劳烦他替她瞒着。他凭什么替她瞒着?他得她什么好处了?傅铮还是冷哼。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翌日,平阳先生还是要去双塔附近的那座小庵堂祭拜——就是梅茹第一次遇到先生的地方。傅铮敬重平阳先生,自然是陪她过去。梅茹也要过去。早有师太在庵门口候着,见到平阳先生便熟门熟路的搀扶进去。平阳先生没有再要梅茹伺候,梅茹便被请到庵堂后面的厢房。傅铮是男客,则被请到后面的小花园。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在厢房里歇脚,那厢房支着窗,就能看到前面的小花园。这园子太小,也没个地方坐,傅铮这会儿只淡淡立在假山边,面容瘦削,又板着脸,阴沉沉的模样。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看到假山,再看到傅铮,梅茹总是记得他的恩情,再想到自己要求他的事……犹豫了一会儿,梅茹走出厢房福了福身:“殿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冷冷拂过来一眼,又冷冷问道:“三姑娘何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他的声音总是这般冷……梅茹道:“殿下,臣女想求你一件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何事?”傅铮反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脸稍红,她道:“劳烦殿下归京之后,别说是在北边见到我的。”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为何?”傅铮仍淡淡问道。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低头赧然道:“我跟府里说是去了南方,若被爹娘知道,怕是……”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呵。”傅铮冷笑,“本王为何要答应你?”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听他如此应对,梅茹一愣,好半晌道:“若是殿下不愿意,就罢了。”她说着福了福身,转身就走。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眼疾手快,又捉住了她的手腕子!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一惊,傅铮冷冷望过来,愤然提醒道:“阿茹,是你求本王,不是本王求你!”这人有没有点求人的诚意?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分明是借故轻薄她……梅茹恼极了,自然瞪过去。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可是她越瞪,傅铮扣得越紧,钳制的她生疼。旁边的意婵见状,已经彻底惊悚了。她刚想要上前,傅铮瞪过来一眼,意婵急忙道:“殿下,小姐……”傅铮冷冷威胁道:“你还要不要你家小姐名声了?”只这一句,意婵不说话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边厢,梅茹已经冷静下来,她按下脾气,面无表情的顺着傅铮的话道:“殿下,我求你。”敷衍的要命。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冷哼一声,还是垂眸望着她,眸色淡淡的,忽的,好看又勾人的唇轻轻弯起,戏戏谑谑,明显蕴着其他的意思。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那意思正是,你就这么求我?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又不是傻子,她脸腾地又红了,偏偏傅铮还故意道:“阿茹,你脸红什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气急,忍不住道:“殿下,佛门清净地……”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这回终于笑了,“佛门清净地。”他慢悠悠的重复了一遍,笑着问道,“本王哪儿不清净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话一说,梅茹的脸涨得通红,好像她自己不清净似的。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瞧在眼里又是一笑,他松开梅茹的手腕子,淡淡道:“这是你欠本王的,阿茹,你自己记得。”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话音刚落,前面的师太正好来请他们去用素斋。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脸还是涨得通红,那可口的素斋都没吃几口,临上马车,傅铮还故意询问道:“三姑娘,佛门清净之地你要不要拜一拜?”梅茹怄得不行,真想挠他一脸。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骑着马慢悠悠走到前面,这么多天脸上的寒意终于散了些。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日归京,傅铮没有再和她们同路,等梅茹与平阳先生进了城,他才回京,免得被梅府的人看到,对梅茹的行踪起疑呢。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叹气。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回了府,才知道二姐在前个月的时候已经和安表哥订下亲了。春熙堂里,梅茹连忙道恭喜,又惊呼没备什么礼,梅蒨赧然笑道:“三妹妹客气。”梅茹道:“二姐姐才客气。届时我这个做妹妹的,定要备份大礼的。”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老太太笑呵呵的,将梅茹拉到身边左瞧右瞧,疑惑道:“怎么瘦了,还变得这么皴?”又说:“不是一路好山好水看着,好东西吃着么?”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拿准备好的话搪塞道:“就是一路走一路看,也是风吹日晒,不比在府里。”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老太太对乔氏叮嘱道:“循循这张小脸可真让人心疼,那些珍珠粉啊露啊的千万别省着。”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自己闺女,乔氏当然也心疼啊。等领着循循回院子里,她连忙命人去备下抹脸的东西,不过一个时辰,全送梅茹房里去了。玥姐儿如今两岁,又长高不少,梳着卯发,这会儿在帘子边儿偷偷打量梅茹,那眼神竟像是不认识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梅茹笑道:“不认识姑姑了?”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她一走九个月,小孩子还真没什么记性,不过很快,玥姐儿又熟识起来,围着梅茹姑姑长姑姑短的叫起来。梅茹摸摸她的脑袋。这一次北上,梅茹还见到了哥哥。梅湘那会儿领兵镇守安康,在城墙守备巡逻,他根本没什么空。兄妹二人说了几句话,聊了聊府里的事,还有玥姐儿,就又匆匆分开。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一想到哥哥,梅茹还真有点想他。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次北伐的仗不好打,梅茹与平阳先生在北方走了一圈,心里头也有了数。诚如她对十一殿下说的,北辽多个部族,这次南下的不过其中三个,最大的鞑靼部还留着一手呢,对方骁勇善战,这仗怎么打?何况,从前年冬天开始,魏朝连年征战,不说百姓,就是国库也吃不消。这两年本来应该好好休养生息……现在主动挑起这仗,未免显得太过急促。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到底是眼界开了,梅茹预料的不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四月,两国在会辽河交锋,太子领兵数万,正面迎击,又安排几路侧翼,更与回屠约定好在后方策应。熟料北辽早有所察觉,铁骑提前异动,一路往南,将数万本就疲惫的魏朝军队冲的人仰马翻,直接踏过河套平原与太行八径,都杀到了安州。傅钊万万没料到前面竟然溃不成军,如此轻易就放对方入河内,他连忙备战,却还被打个措手不及……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战报加急发回京的时候,朝野上下震惊,延昌帝难得没有上朝。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一并回来的,还有太子请求支援的急报。在急报里,除了求援,他还控诉这仗失败的主要原因乃是回屠一部的泄密和反悔,顺便狠狠告了傅铮一状,还建议道应该让傅铮自己过来收拾现在这个烂摊子。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仗本就艰难,如今被打成这样的局面,便是大罗神仙也回天乏术。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太子不过是想找个替罪羊罢了,傅铮知道的,可若是他能抓住机会,反败为胜,也是他自己的机会。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被延昌帝急召进宫。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一回延昌帝没有斥责或则责备,只叹了一声,道:“慎斋,去助你哥哥一臂之力,也算是将功赎罪。”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事还没查呢,便定了他的罪……傅铮面无表情的立在那儿,沉默片刻,难得也提了一个要求。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什么?”延昌帝问。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忽然跪下,满脸肃然求道:“父皇,孩儿这一去,还请让十一弟归京。”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这场仗凶险啊,还有个心胸狭窄的太子虎视眈眈,他们弟兄二人总不能都为这样的人拼命,哪怕是不小心死在外面,京城好歹还有人。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细细打量了傅铮半晌,延昌帝同意下来,又命他即日再领西北大营的兵。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最美丽的是中国的人和景物
傅铮领了虎符从宫中出来。如今是四月初春,温温柔柔的暖风拂过脸,像是姑娘的手,还像是佛祖的慈悲。他仰起脸,微微眯着眸子望向澄澈的天际。不知想到什么,眨了眨眼,傅铮乘轿子往平阳先生那儿去。

香港免备案免费虚拟主机 
小白极速云: 免费7折代理   零预存  零代理费<br/>云服务器  独立服务器  VPS  SSL证书  云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