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16+-

103|2.3

通知内容:小白站长云与小白站长论坛两站强强合作,凡是小白站长论坛的正式会员注册小白站长云并需要购买云服务器或者服务器租用/托管、云防御、ssl证书的可联系管理员享受升级成小白站长云金牌会员,永久享受8折优惠。还等什么,小白站长论坛的用户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你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听着这话,梅茹只觉得自己快要不认识面前的人了。想到这人还拿自己的诗打趣,她心里不痛快,这会儿冷冷拒绝道:“不劳烦殿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看她这样,傅铮忽然叹气:“看来你又在生我的气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闻言一楞,这个“又”字从何而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下一瞬就见傅铮起身,他难得软下身段,作了个揖,主动道歉道:“阿茹,我先前不该笑话你的诗。”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人突然纡尊降贵,梅茹愈发错愣。她疑惑的看着傅铮,傅铮亦垂眸。下过雪的天气总是特别寂静,四目相对,好似这白茫茫的天地间只剩他二人。他的眼墨黑,只映出她一人的身影。梅茹不自在的忙别开脸。在这样扣心的寂静之中,傅铮突然说:“对不起。”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他的声儿很轻,可这三个字飘在心头,梅茹却像是被什么狠狠揉了一下。她低头就要走,傅铮眼疾手快的扯住她的胳膊。他的力道还是很大,梅茹回过头,眼底微有些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这种红烫在心底,还是好疼啊,疼得他难受。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不舍得。他就想好好疼她,再不让她受丁点的苦楚。那些钻心的痛、那些无尽的悔还有无比的渴望杂糅在一起,傅铮沉默的抚上她的脸。指腹刮过她柔软的眼圈儿,他的心尖还是有把刀子在锋利的割着,凌迟着他。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薄唇颤了颤,傅铮唤道:“阿茹。”他的声音难得喑哑。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没有回应,只是偏过头。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乌发云鬓掩映之下,艳丽的眼尾还是残留着一抹红,眼睫上挂着晶莹的泪。那些咸咸的泪水直接滴在他的伤口里,腌渍着他,牵扯出最深的痛楚。傅铮怔怔看着,俯下身——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忽的,垂花门外传来石冬的声音:“王爷,十一殿下来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一顿,他直起身,松开了梅茹。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仍偏头立在那儿,略略福身,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快到垂花门的时候,迎面恰好遇到傅钊穿门而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见到梅茹,傅钊满脸欣喜道:“循循,好久没见着你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垂眸尴尬的笑了笑,福身见礼道:“殿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和我就别这么客气了。”傅钊虚虚一扶。说着,他望向立在廊檐底下的傅铮,笑道:“七哥,在外头见到你府里的轿子,知道你来给平阳先生拜年,我索性就进来了。”傅钊与平阳先生的交情不多,他原本打算在外面等梅茹的,没想到七哥在,他就找个理由进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对着十一弟满脸欢喜的笑意,傅铮默了默,扯起唇角涩涩一笑。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又问梅茹:“循循你这是去哪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仍低着头说:“我去见先生。”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道:“那等你从先生那儿过来,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他们很久没见面啦,傅钊确实囤了好多的话。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也有些话想跟他说清楚,这会儿“嗯”了一声,道:“殿下稍坐。”她去先生房里,傅钊便坐在梅茹原来的位置上。他也没什么规矩,大大咧咧的盘腿坐下来。面前精致的茶案上搁着两杯茶,一杯是梅茹的,另一杯自然是傅铮的。傅钊好奇道:“七哥,你和循循在喝茶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没坐,负手望着庭院里头,淡淡说道:“本来要走的,经过此处时恰好闻到铁观音的香,便进来讨杯茶喝,没想到是三姑娘在煮茶。”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笑道:“我也没喝过循循煮的茶呢。”他给自己倒了一杯。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偏过头,眸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面前的人是他一母同胞的手足,傅铮五岁丧母,他自小便在照顾这个幼弟,一直到现在……黯然别开视线,傅铮道:“十一弟,我先回府,你在这儿等三姑娘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嗯”了一声,道:“好。”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离开几步,傅铮忽然顿住身形,回头说:“十一弟,你今日是要跟三姑娘说自己的心意么?”傅钊的脸慢吞吞的爬满绯红,他点点头。傅铮提醒道:“今日平阳先生身子不大好,三姑娘许是没太多的心思,你不是要约她十五赏花灯么,到那天再说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一滞,连忙点头道:“多谢七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如果他今天贸贸然说了,大概循循是真的没什么心思听的,幸好有七哥提醒。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边厢梅茹给先生拜完年,送完年礼,又陪先生说了会儿话。平阳先生的身子确实不大好。看先生神思倦怠,梅茹便及时离开。回到院子,傅铮已经离开,而十一殿下还在。如今傅钊的个子比她高了不少,一站起来,笑靥清俊,还透着些腼腆。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循循,”他问道,“听七哥说先生身子不大好?”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想到先生的身子,梅茹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心底呼了一口气,又暗暗谢了谢七哥,才直直的问:“那有什么需要的么?灵芝还是人参?我从宫里拿给你。”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听他这话透着傻气,梅茹忍俊不禁道:“先生身子不能补,只能这么歇着。”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看她终于笑了,傅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轻轻“哦”了一声。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又问:“殿下今日来有何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不好再说其他,只道:“循循,十五这天你去赏花灯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花灯?”梅茹蹙眉。她对花灯是没什么兴致的。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瞧她眉心轻蹙,傅钊生怕她不答应,连忙补充道:“听说今年还有各地的小食呢……咱们去尝尝呗。”见梅茹还是有些疑惑,傅钊道:“你还可以喊上孟姑娘一起嘛。”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知道孟蕴兰是最爱凑这些热闹的,她笑了笑,道:“行。”又道:“往年我们两府就是一起赏花灯的。”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听她答应下来,傅钊心头略宽了宽,才道:“循循我还能央你件事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什么?”梅茹好奇。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叹气:“循循,如今你的墨宝可是顶顶难得呢,连父皇都夸你的字好,所以我就想求一幅了。”这话是真的。自从听说延昌帝亲口夸过梅茹的字,傅钊就一直憋着劲儿的想看看梅茹的字到底什么样,偏偏现在才见到这人,亦终于寻个机会说出口。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无奈笑了:“殿下你这无端端的让我写什么呀?”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随便你呀。”傅钊回道。他不喜舞文弄墨,但只要是循循写的,他就喜欢。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是个最怕麻烦的,她略略一思量,忽然想起来年前傅铮叮嘱她的那件事,若是十一弟找你写字,你就写幅灵飞经给他……这是梅茹欠傅铮的情分呢。颦了颦眉,梅茹道:“那我就给殿下写一帖灵飞经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钊应道:“好!就写灵飞经吧。”他一点都无所谓,又约道:“上元节那天我去找你,你将这幅字给我,我带回宫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点头。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正月十五上元节,梅、孟两府一道赏花灯,今年元宵节也不例外。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孟蕴兰早早就来梅府找梅茹,一起来的还有那位孟宇。梅蒨和孟安开春三月就要成亲了,担心有什么闲言碎语,所以这二位就不去赏灯了。孟安没来,梅蒨也不去。如今孟蕴兰挽着梅茹,梅茹又牵着萍姐儿,一行人高高兴兴出府去。后面是府里的哥儿几个。梅湘又不见了,梅茹是彻底不指望自家哥哥。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湘还能去哪儿?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这几日听说董氏最近想盘个铺子做些生计,大哥怕有人欺负这一家孤儿寡母,所以自然要处处盯着些。梅茹还听说,哥哥想申请调回京,这些时日正在走动这桩事。为了这事,似乎爹爹和哥哥还去过燕王府。毕竟梅湘是傅铮领回京的,也不知道傅铮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想到哥哥这个事,梅茹悄悄叹了一声。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虽然历经战事之祸,但京城的繁华依旧,处处张灯结彩,一派祥和。就见整个城中一共架了一百零八架灯牌楼,那些灯亮起来,一盏接着一盏,遥遥望过去,就是晕黄的灯海,又像极了佛前引路的明灯。而每个街口都有个灯棚,棚里挂着各色花灯,荷花灯,梅花灯,金鱼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路边还有杂耍的,放鞭炮的,卖吃食的,舞龙跳狮子的,真真是热闹非凡。而如傅钊说的,这一年还有其他各地的小食进京,真让人流连忘返,开了眼。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逛了好久,孟蕴兰才看到静琴手里还拿着一幅字,她不由好奇:“循循,这是怎么回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梅茹道:“这是十一殿下拜托我写的字,我今日拿给他。”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个傻子殿下要来?”孟蕴兰瞪大了眼。不知想到什么,她眨了眨眼,悄悄的又意味深长的问:“那位送杏子的也要来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还说?”梅茹唬了她一眼,道,“我今日正要跟殿下说清楚。”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边厢燕王府里,傅钊刚从宫里过来,正好遇到傅铮出府。他喜滋滋道:“七哥,你要去逛花灯么?”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摇头道:“我去贺太傅府里。”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那我自己去找循循了。”傅钊道。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定定看了他一眼,傅铮还是提醒了一句:“今日人多,小心拐子,也别多惹事。”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知道。”傅钊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却没动,还是定定看着。他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如今已经长得和他差不多高了,只是眉宇间总比他多一分欢喜……傅铮垂下眼,面色郑重的坐进轿中。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他到贺府的时候,贺府一行人亦正要去赏灯。他们给傅铮见了礼,傅铮微微颔首,视线拂过周素卿时,他唤了声:“沛瑾。”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周素卿原本有些赌气的,她低着头,并不看傅铮。可听到这两个字时,不知为何,她的眼眶微有些热。周素卿一向都是想嫁给傅铮的,若不是那次外祖父阻拦,她早就嫁给他了。她这会儿又想,傅铮这次没有求娶她,说不定就是生着那回的气呢……周素卿稍稍抬头,望向傅铮。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沉沉夜幕间,那是世间最动人心魄的脸,男人眉眼萧萧肃肃,却总是勾着人。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她还是放不下的。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周素卿低下头。走出几步,她忽然对旁边的贺娟道:“我忘了些东西,回府里去拿一下。”又与她们约好在哪儿等。贺娟点头说好,周素卿忙急匆匆转身回府。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待傅铮从贺太傅书房里出来,在府里恰好又遇到周素卿。远远拂了她一眼,敛去眼底的寒意,傅铮上前疑惑道:“沛瑾你怎么没去赏花灯?”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周素卿道:“我落了些东西,刚回来拿。”说着,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傅铮。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傅铮淡淡笑道:“我也要去赏花灯,一道走吧。”
最安全的是死去

最安全的是死去
他一笑,仿若佛前冰莲盛放,总带着莫名蛊惑。周素卿愣了愣,点头说:“好啊。”

香港免备案免费虚拟主机 
小白极速云: 免费7折代理   零预存  零代理费<br/>云服务器  独立服务器  VPS  SSL证书  云防御